本站唯一网址:http://www.ccmf-tw.org/ 点击即可下载app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美国重压下的伊朗:民族自尊心强 渴望开放(图

  不久前,我随外交部记者团走进了伊朗。一进入伊朗,我就感受到伊朗人所具有的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在采访伊朗外交部副部长萨法里时,我说:“美国认为,伊朗是石油大国,你们为了发电而不惜耗巨资兴建核电站,动机值得怀疑。”萨法里盯着我足足几秒钟,他一字一句地问道:“这是你的看法还是美国的看法?”那神情、那语气明明白白是:“你怎么能听信美国人如此荒谬的说法?”萨法里一条一条摆出伊朗发展核能的理由后,反问道:“美国的资源多还是我们的资源多?是美国的核电设施多还是我们的多?我们的石油再多,也有枯竭的一天。

  在其他地方采访也有类似的体验。伊中商会主席达内希曼德是商界元老级人物,说到美国口气变得十分严厉:“我们不害怕有些国家要把伊朗核问题提交安理会。1979年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以来,我们受到的恐吓还少吗?”在伊朗历史最悠久的《消息报》参观,问及如何处理美国批评伊朗的新闻,广告部主任哈比比说:“美国天天骂我们,我们已经习惯了,不必太看重,更没有必要把他们的批评都放在头版。”

  在伊朗,几乎每一座城市都有阵亡者墓园,长达8年的两伊战争曾使60万生灵涂炭,这些墓地诉说着伊朗遭受过的不幸。迄今,这个国家已经被封锁了25年,陈旧的楼房和道路告诉我们:伊朗需要重建。我们进出伊朗,抵达和出发的时间分别是凌晨两点半和三点半,原因是不少外国航空公司在航班安排上给它“穿小鞋”。伊朗有波音飞机,但是没有零配件,只好让飞机躺在仓库里。目前伊朗使用的多为前苏联的飞机,机龄至少也有25年。一些伊朗朋友说,伊朗人会对政府发牢骚,但是绝对不会在国家受围困的时候对美国说软线多年历史的文明古国。盛极一时的波斯帝国是它的骄傲,而外族的入侵,以及近代沦为英、俄的半殖民地,则使它备感屈辱。

  德黑兰以南400多公里处的伊斯法罕是世界历史文化名城。“伊斯法罕半天下”,古代伊朗诗人的名言,道出了这座城市曾经有过的繁荣。伊朗中央银行的地下室是“伊朗珍宝馆”。珍宝馆的大门足有一尺厚,须6人持6把钥匙同时转动才能开启或关闭,馆内的钻石、红宝石、绿宝石令人目眩。陪同参观的一位朋友对我说,和温莎堡的珍宝来源不同,伊朗的珍宝是它自己花钱买来的。伊朗尽管强大过,但是没有掠夺过别人!

  从伊朗归来,几位朋友不约而同问及伊朗的妇女地位问题。“她们还穿着黑袍吗?”黑袍黑头巾似乎成为判断妇女地位的唯一标准。

  1979年伊斯兰后,伊朗确立了当今世界罕有的政教合一的政体。戴头巾是伊斯兰国家妇女的习俗,伊朗的不同之处是它成为了法规,妇女在公众场合必须穿戴。我在伊朗音像中心和《消息报》见到的女编辑,都是穿戴着黑袍黑头巾。

  但是如今,大街上、地铁里,不再是黑袍黑头巾一统天下。长袍演变为时装款的长衫,白色居多。紧身卡腰的长衫,配上彩色头巾,别有一番风情。自古波斯出美女。浓眉大眼,鼻梁高耸、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的伊朗女人,举手投足间显着高贵。她们知道自己美,尽情地展露允许裸露的身体部位。在穿凉鞋的季节,她们就显示足尖之美,脚趾上的指甲油色彩鲜艳,这些变化没有受到非议和干涉。在家庭聚会上,在至亲至爱的人面前,她们打扮入时,衣着暴露。

  长袍笼罩下的美丽女子享有和男子平等的受教育权利和就业权利,这是判断妇女地位的根本性指标。我参观过的伊朗《消息报》等媒体,女职员占30%—40%;大学里女生的比例更高达60%。我接触到几位伊朗妇女同行,个个落落大方。在德黑兰工作的一位中国人说,你想不到吧,伊朗也有“妻管严”,如果中国的丈夫有10%是“妻管严”,伊朗则达80%。因为离婚分割财产时,法律条文对女方有利,丈夫特害怕老婆提出离婚诉讼。

  “伊朗也是一种颜色。”一位资深伊朗问题专家这样说。他认为,每个国家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社会制度,有权选择自己国家的“颜色”。伊朗政教合一的政体,是那个特定期间的选择:它是对巴列维国王极端政策的,是对违背民族和宗教传统的全盘西化政策的否定,也是对王室造成的贫富不均的反抗。

  伊斯兰革了美国亲密盟友巴列维国王的命,也革掉了美国掌控霍尔木兹海峡的特权———全世界50%以上的石油是通过这个海峡运向世界各地的。美国做梦都想重新掌控这个战略通道,而一个反美的伊斯兰政权,必然会成为重大障碍。这是美国对伊朗现政权恨之入骨的理由,也是“轴心”论出台的大背景。

  我参加过中国在伊朗的商务和技术人员的聚会。“轴心?”他们哑然失笑。他们向我列数了伊朗人的种种优点,而最大的优点就是守信用。在发展中国家中,伊朗的支付能力和信誉都是最好的。他们谈合同时斤斤计较,一旦签了合同,从不赖账。1988—1999年油价低迷的那些年,也有拖欠,不过人家主动写欠条,到时连本带息一块还清。中国公司在中东和海湾不少国家有合作项目,大家公认伊朗的支付信誉最好。

  朋友还告诉我,伊朗社会治安良好,老百姓特爱干净。其中一位朋友在伊朗工作3年了,没有见过打架斗殴事件,随地吐痰者也只见过一个。“所以,这个国家基本没有传染性疾病”。的确,走了伊朗几个城市,无论哪里都很整洁,卫生间也都冲洗得干干净净。

  伊朗当然也有颇多问题,比如娱乐活动少,生活比较单调。入海关时,你携带的酒一旦被查出,立即会被倒掉;你带的扑克牌被查出,会被一张张撕碎。德黑兰夜景之一就是交通堵塞。朋友告诉我:“失业的人太多了,无所事事,又没有夜生活,就开车兜风。”

  目前,伊朗的当务之急是把失业率降下来,把经济搞上去。全国7000万人口中,30岁以下的有3600万,其中每年约有150万人进入劳动力市场,就业的压力很大。目前伊朗的失业率已经超过20%。

  伊斯兰后,伊朗曾提出激进口号:“既不要东方,也不要西方”。这当然不利于经济发展,也不利于促进就业。而今,伊朗渴望向外界开放,打破封锁。在与西方关系紧张的情况下,伊朗正加强“东向”政策的力度,所谓“东向”,就是重视和加强同中国、日本、韩国等国,特别是亚非拉发展中大国的合作,吸引投资,实现能源合作。

  布什尔省的阿鲁萨耶是伊朗石油部下属的能源经济区,那是波斯湾海岸面积为一万公顷的油汽田。伊朗政府计划分25期开发,总投资约1000亿美元。除了第一期由国家石油部投资外,其余4期分别由俄罗斯、法国、马来西亚等国投资。即将启动的第六、七、八期工程主要由韩国投资。

  德黑兰郊区有西亚和中东地区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忽德鲁(Khodro)公司。据介绍,该厂年产车辆60万辆。其中三麦(Samand)轿车已成为中东地区的品牌车,市场前景很好。该厂和日本、韩国合作密切。

  中伊经济发展水平有20年的差距,合作空间很大。机械设备、轻工、纺织、仪器仪表、粮油食品等等,伊朗市场都有需求。中伊贸易额从起步时的两亿美元达到去年的74亿美元,今年有望突破百亿大关。我国驻伊朗使馆官员对我说,目前伊朗的生活确实还有不便之处,但同我们享有的机会相比,这些不便不值一提。没有差距,哪有机会?更何况,许多国家已经走在了我们前面。▲

上一篇:2017高考作文素材:民族尊严 下一篇:人文奥运需要民族自信